如果您有任何疑问,可以在下面输入您要查找的内容!

饿了吗?为了水饺和卤大肠 男被告窃盗和毁损上法院

新北市一名廖姓男子被同大楼邻居提告偷东西,因邻居认为他偷了暂放在管理室内一包水饺和卤大肠,报警处理后,廖男心生怨愤,又划破放在大楼一楼的属于邻居的沙发。不过法官审理后认为,廖男当时并不知道水饺是邻居的,又放到发臭了,拿去丢掉,也无法证明有卤大肠在内,沙发又被放在资源回收区,因此判决廖男无罪。

事情发生在2018年10月间,丁姓妇人与廖姓男子住在同一社区大楼,丁妇指控,廖男偷了她暂放在管理室冰箱内的水饺一包和卤大肠,她报案,却引来廖男报复,将她暂放在大楼大门外人行道上的沙发,以美工刀划破,导致无法使用,提告窃盗及毁损。经检方侦办后,将廖姓男子提起公诉。

不过廖男辩称,他根本不知道水饺是谁的,看到水饺已经放到坏掉,才会把水饺拿出去丢弃,而之所以会拿美工刀划破沙发,因为当日下雨,沙发已经无法使用需要请清洁队回收。

法官传讯大楼管理员、管委会主委和清洁员,发现原来管理室内的冰箱可供整个社区使用,没有特定规则。如果冰存的食物酸臭或结霜,不知道食物是谁的,管理员或清洁员都有可能把食物丢弃。虽然丁妇的水饺上有贴纸条标示,但丁妇拿进拿出,纸条早已不翼而飞,廖男辩称不知道水饺是谁的,还放到发臭了,并非没有根据。

而《刑法》窃盗罪的构成,需建立在被害人持有物品,对物品有支配能力,廖男虽然没经查证或公告就将水饺丢弃,但丁妇也未持有水饺,加上廖男取出水饺后并非占为己有而是丢弃,因此难认有窃盗、毁损的犯意。

至于卤大肠部分,根据大楼监视器画面,仅能证明廖男在丁妇指控的时间内,取走冰箱内的物品,无法证明内容物是卤大肠,更无法证明廖男有偷窃行为。

另丁妇针对沙发部分提告,但沙发其实是搬走的住户留下,丁妇想要,却一直放在大楼门口,要让清洁队处理的回收区,没按大楼规定要尽快搬走。廖男强调,沙发被放置好几小时都没人搬离,因当日下雨也已不堪使用,他不知道谁有会要沙发,才会拿美工刀划破做记号。

法官综合多名证人及廖姓男子、丁姓妇人的说法,认为廖男并无窃盗及毁损的犯意,判决廖男无罪,全案可上诉。